五季度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丝路大亨 > 日不落 1632.第六百四十八章 吃亏
    “圣上住的自然比这要宽敞多了!”知客僧人笑道:“但咱们这客房就是当初改建神乐观的那工匠干的,规格材料也是用的一样,只不过局面要小一些,不然那不是没王法了?”

    “是,是!”海富赶忙连连点头,一旁的海瑞眉头却是越皱越紧,却不开口说话,待到那知客僧人退下后,方才进了屋,悠悠的长叹了一声。

    神乐观。

    “圣上,这是内阁新拟的名单!”静音小心翼翼的奉上。

    “放在边上吧,寡人待会再看看!”朱载垕满不在乎的指了指一旁的凭几,眼睛不离下方正在跳舞的美人儿。

    “圣上,您还是先看看吧!”静音大着胆子道:“已经拖了快一个月了,六部有一半没有堂官,这可不成呀!”

    朱载垕有些不耐烦的咳嗽了一声,舞女们退下了。他看了看名单,被一个名字吸引住了:“海刚峰?张经要推举他当左都御史?”

    静音想起了先前的叮嘱,小心道:“其实也不是张大人推举的,乃是百官群推,张大人虽然不高兴,但也没有办法,只得将其列入了!”

    “嗯,不错,这个不错!”朱载垕开始认真的看起名单来,有了海刚峰这个开头,其他人他也觉得顺眼多了,最后他点了点头:“这一次不错,就准了吧!”

    “是,是!”喜出望外的静音赶忙磕了个头,退了出来,他这才觉得背上凉飕飕的,已经全被汗浸透了。他喘了两口气,叫来一名小道童道:“你现在就去张大人那儿,就说圣上已经准了!”

    海瑞的上任给了南京的新朝廷带来一个新话题,周可成的主动去职让许多人对于未来产生了一点幻想,但那也仅仅是幻想,毕竟兰芳社的夹板大船就停靠在下官码头,眼力好点的站在紫金山上都能看得到。但海瑞出任左都御史却是一个风向变了的确凿证据,虽然当初周可成没有杀他,也没有将其流放到南洋去,只是将其赶回老家,但每个人都知道这位以耿介清正闻名的大臣并不是周可成的人。这样一个人物能够出任左都御史,背后隐含的政治意义实在是太耐人寻味了。而这种揣测又在海瑞上任的第一天得到了有力的支持——他在上任的第一天就拿出了一张二十条的弹劾状,其中有六条都是和周可成有关的,其中有一条就是鸡鸣寺的上等客房建造违制。

    吴府。

    “吴相公,吴相公,这海刚峰也太不知好歹了吧?我按照您的吩咐,特地把他安排在鸡鸣寺,明明是一番好意,可他却反咬一口,这哪里是对付我,明明是对付您,对付大掌柜呀!您可千万要为我做主呀!”

    这些年来的富贵生活让龚宇长得像一个鼓胀的气球,肥大的两腮上满是油汗,已经完全看不出当年那个精瘦的织工模样。他跪在吴伯仁下首,声音颤抖的大声控诉。吴伯仁笑了笑:“龚宇呀,你好歹也是裕和的大老板,跪在地上像什么样子?起来说话,起来说话!”

    “哎,我龚宇在外头是裕和的老板,在吴相公还有大掌柜面前还是当年那个小虾米!”龚宇舔着脸笑道:“您让我起来我就起来,不过这事那海刚峰做的是太不地道了,早知道这样我就随便找个下房让他住了!”

    “胡说!”吴伯仁冷喝了一声:“好生招待海大人是大掌柜的意思,你知道吗?他从金山卫是镰成公子亲自护送,在下关码头也是镰成公子亲自送下船的,你把他安排到下房,你是想干什么?”

    “这个——”龚宇被这番喝问问的呆住了,他苦笑道:“我还不是心疼投进去的银子吗?您也知道鸡鸣寺那个生意我花了不少心血,现在眼看就要赚钱了,可海刚峰一纸弹章递上去,生意泡汤了不说,还不知道要花多少银子才能敷衍过去呢!”

    “说吧,这个生意你要赔多少银子?”吴伯仁问道。

    “这个——”龚宇犹豫了一下,答道:“我投了三万两,还有其他十几个小股东,加起来一共十万两银子!”

    “嗯,这笔钱我替你出了,你老老实实认账就是了!如何?”

    “这——这怎么行?”龚宇呆住了:“怎么好意思让您替我破费了?”

    “不是我替你破费,这本来就是大掌柜的意思!”吴伯仁压低了声音:“你记住了,海刚峰来当这个左都御史是大掌柜下的一步棋,只有让他先杀我们,别人才会不提防他,他将来才好去杀别人,你明白了吗?”

    “难道海刚峰是大掌柜的人?”龚宇下意识的缩紧了脖子。

    “不,他不是大掌柜的人,但却能做很多我们没法做,不方便做的事情!你明白吗?”

    “小人明白了!”龚宇点了点头:“您的意思是,小人这一刀不会白挨?”

    “当然,你啥时候见过大掌柜吃过亏的?”吴伯仁冷笑道:“大掌柜辞官,咱们的人再往后面一缩,什么牛鬼蛇神就跳出来了,海刚峰这把刀砍起人来可是六亲不认的,咱们站在后台看戏便好了,反正谁死了我们都不心疼!”

    “大掌柜果然妙策!”龚宇拊掌赞道:“若是这样的话,那这个亏小人吃的也心服口服,这几万两银子小人也还出得起,相公你无需担心!”

    “也好!我会把这件事情禀告大掌柜的!”吴伯仁笑道:“这段时间你就小心些,莫要让海刚峰抓到什么把柄,否则我也不方便出面!”

    “吴相公你放心,我就是个纺纱织布的,还有什么犯忌讳的!”龚宇笑嘻嘻的起身拱手告辞。吴伯仁起身将其送到门口方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