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季度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丝路大亨 > 日不落 第四百一十一章 时间的竞赛
    “大祭酒说的是!”徐渭微微一笑。

    此时钟声已经平息,唐顺之迈着坚定的步伐走上校阅台,徐渭紧随其后。

    “诸位!”唐顺之吐气发声,亢声道:“俗话说:‘立嫡以长不以贤,立子以贵不以长,’自古以来有国有家之人,乱了嫡庶之分、长幼之序的,没有不破国亡家的。今上乃是先帝第三子,先帝既无嫡子,第一子与第二子又早亡,那以序便应由今上继位,何况今上聪明仁孝,天下士庶无不归心。不想先帝沉溺方术,群小当政,竟然废长立幼,祸乱朝纲。今上不得已才出海南逃,周大都督举江南之地相迎,欲奉天靖难,重整我大明朝纲,仰仗二祖列宗之福佑,不战而下南都,海外诸藩亦出兵相援,大都督举师西征,势如破竹,眼看大业将成。却不想贼兵狼突鼠窜,过金华,越钱塘,竟至于崇德城下。汝等皆国之虎贲,今日尔等正是建功立业之时!”

    唐顺之在台上口若悬河,徐渭在一旁听得头晕目眩,却又不敢催促。原来昨天早上他们得到了崇德遭到突袭的消息,大吃一惊,赶忙一边向南京发出使者求救,一边调动兵力准备救援,但去掉守卫长江防线的之外,可以调动的只有八个联队的新兵,但就拿这些新兵出去迎战无异于是送死,于是乎徐渭便打上了讲武堂里的那两百多军官生和四百多士官生的主意,这些军官生都至少在讲武堂里受过一年的军事教育和训练,又参加了周可成围攻留都的前半部分军事行动,海外的援兵抵达后被送回讲武堂完成未经的学业,无论是军事素质和战斗意志都远远超过这些拿起武器才两个月的新兵,如果能够把他们打散了掺入其中,肯定能够大大的提高新军的战斗力。所以徐渭才跑到讲武堂来了,却不想唐顺之在召集学员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发表了这样一番动员演说,让徐渭颇有些哭笑不得。

    “文长,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正当徐渭走神的时候,唐顺之已经完成了自己的演说。徐渭赶忙摇头:“既然大祭酒讲了,学生还有什么要说的?只是兵贵神速——”

    “老夫明白!”唐顺之笑道:“立刻就去武库分发武器,然后下到各个联队去,明天早上就能出发!”

    “好,好!”徐渭正准备告辞回去处理庶务,却看到一名书吏气喘吁吁的朝这边跑过来:“徐相公,徐相公,有船靠码头了!”

    “船?什么船?”

    “是杭州过来的,船上有三千人,是森可成将军指挥的援兵!”

    “什么?”徐渭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问道:“你再重复一遍?”

    “是杭州来的,是森可成将军带来的援兵!”那书吏大声道:“项公得知贼兵围攻崇德之后,就立刻让森可成将军乘船来金山卫了!”

    “真是太好了!”徐渭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眼中流出了幸福的泪水。

    崇德县城。

    每时每刻,斧声不息!

    赵家升记不得自己上次睡觉是什么时候,即便在城楼里,他也能听到无休无止的“咚咚”声,那是城外的敌军在用斧头砍伐树木。依照讲武堂中的教材,守城一方应该将城墙外五里以内的树木全部砍伐,或者拖进城,或者焚毁,以免被敌人所利用。而他却无法说服自己这么做——崇德城外有着大片的桑林、漆树和果林,这些可爱的树木每年都会被居民带来可观的收入,而现在却成为了他们的毁灭之源。

    当赵家平的书童来叫醒他时,天已经蒙蒙亮了,赵家升从地上爬了起来,他和其他人的唯一差别是军毯下有一些干草。人们从地上爬起,相互拥挤,他们穿上鞋子,扣好皮带,拿起武器。没有人说话,每个人都特别疲惫,无心交谈。城外的敌人就像无形的担子,压在每一个人身上,他们都住在城上或者营寨里,和士兵们待在一起。

    “我梦见援兵到了!”书童是赵家升的一个远亲,他只有十三岁,还没有学会恐惧,有着少年人特有的那种勇气。他一边帮助赵家升扣紧皮带,一边快活地说:“有骑兵、步兵、还有战象,由大都督亲自率领,打着漂亮的南十字星旗!”

    “如果真的是这样就太好了!”赵家升强迫自己微笑,作为指挥官至少要最后一个绝望,他走到女墙边,迎接新的一天。

    一阵晨风将冷空气吹入他杂乱不堪的头发,南边半里远的地方,敌军营地一缕缕烟柱升起,敌人正在准备早饭,昨天还是桑林,今天已经是一片白地,显然敌人没有浪费时间。接下来的进攻不会再是密集的肉体,而是冲车,铳炮,盾车,长梯,攻城锤。他回头看了看身后稀稀拉拉的人影和一张张稚嫩惶恐的脸,不禁暗自叹了口气。

    明军建造的最多的是活动掩体,或者叫做盾车,简单的说就是装着有轮子的倾斜厚木板,其宽度足以遮挡五个人,火器手和弓箭手们躲在他们后面,有的甚至还装有虎蹲炮、轻型弗朗基之类的火炮。昨天傍晚明军第一次投入使用的时候,打死了营垒后面十二个人,仅凭胸墙是无法抵挡这些大口径火器的射击的。虽然在城头上的两门弗朗基的还击下,盾车很快被打坏了五个,随着夜幕的降临,明军丢下被打坏的盾车,停止了进攻,不过赵家升明白,明天早上敌人会带着更多的盾车前来。

    “把大部分都撤进城里来,只留几个掷弹兵在营寨里就行!”赵家升低声道。他很清楚拥有盾车的敌军攻下营寨不过是时间的问题,没有必要让自己士兵们在那儿白白流血。自己已经迫使敌人付出了时间的代价,而现在自己和崇德城的命运已经不再取决于自己,而是在于金山卫、留都、杭州的那些大人物了。战争就是这样,充满了混沌,你做对了未必能赢,做错了也未必会输,命运和神灵始终在这里占有一席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