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季度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丝路大亨 > 第两百七十一章 刀俎和鱼脍
    张居正被文高平这番话驳斥的哑口无言,最后他只能怒喝一声:“来人,将这厮押下去!”而那文高平也不反抗,只是哈哈一笑就跟着衙役出去了。

    “刚峰兄,请你相信我——”张居正正想向海瑞解释,却看到海瑞举起那张纸:“太岳兄,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望你如实回答:这张纸上写的是真是假?”

    “是真的!”张居正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叹了口气:“但刚峰兄你想想,为何这贼子如此清楚?肯定从一开始就是他们设下的圈套!”

    “我当然知道这是圈套!”海瑞叹了口气:“但问题是别人未必会相信,就算别人会相信,江南士林和朝廷也未必会相信。这么多银子,又牵涉到数十名士子的功名还有解散书院的事情,如果传播出去,你觉得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你该不会以为朝中就没有人愿意为徐文长他们说话吧?”

    听海瑞说到这里,张居正不禁颓然:“想不到,想不到那徐文长竟然如此毒辣!”

    “太岳兄,你大笔一挥就要开革39名举人的功名,还要解散讲谈社。你知道这些年来徐文长在这上头花了多少银子?多少心血?你觉得他会束手待毙?要不是你身上这身官袍,一百条性命都已经交代了!”海瑞叹了口气:“这里不是京师,什么事情你老师一句话就能帮你办妥了,这里是江南,是兰芳社苦心经营了多年的地盘。你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说不定都在别人的监视之下,而你居然下船之后就先赴接风宴?也亏你喝得下酒、吃的下菜、收的下银子!”

    张居正面如土色,半响之后他叹了口气:“刚峰兄,那你觉得现在应该怎么办?”

    海瑞仿佛根本没有听清张居正的问题:“徐文长不是傻子,他肯定知道这点贿赂你老师肯定能压下去。这次的事情他也没有往大里闹,而只是派人来我们这里,说透了就是敲山震虎!若是这一次不成,他肯定还有更厉害的后招!”

    “更厉害的后招?什么后招?”

    “我也不知道,但他肯定有,因为他手里的牌实在是太多了!”海瑞露出一丝苦笑:“你想想,向你行贿的有缙绅,有世家,有富家子弟,但是没有一人敢不出来指证,你想想这意味着什么?没有一个人敢于对徐文长说不!他们和你不一样,家业亲族可都在江南,倭乱过去还没多久!”

    张居正何等聪明,立刻明白了海瑞话语中的未竟之意——既然这些人从上到下唯徐渭之命是从,给自己设下了个陷阱,那徐渭若是要对自己更进一步,只怕也没有什么难的。自己刚踏上下关码头的那一刻起,就已经落入对方的掌握之中。

    “那刚峰兄以为现在该怎么办?”张居正问道。

    “这就要看太岳兄想要怎么办了!”海瑞笑了笑:“海某也不是傻子,当然知道这次首告是怎么回事!说透了,就算你能够把这次的事情压下去了,对方也能有各种层出不穷的后手,闹到最后只怕谁都不好收场。”

    张居正默然半响,最后还是点了点头:“也罢,事到如今也只能各让一步了,不过刚峰兄,你素来行事刚直不阿,那徐文长行事如此跋扈,你却如此的软弱!”

    “太岳兄,不是我软弱,而是你行事有些太过分了。这么说吧,如果你只开革那三十九名举人,而不去碰讲谈社,我也会站在你一边的!”

    燕子矶,长啸阁。

    南京城中若论第一酒楼,并无定论,但若论鱼脍第一的,却供认是燕子矶旁的长啸阁,除去厨子手艺一流之外,再就这长啸阁就在江边,原料比城中的酒楼也更为新鲜,鱼脍又是最讲究新鲜的,示意长啸阁在鱼脍上胜过了城内的不少酒楼。

    长啸阁顶楼的西厅已经摆开了五张长方桌,四周的墙上依照当时的风俗陈列着古玩、瓶花和字画。而此时却只有一张长方桌旁有人,桌上摆放着酒器杯盏碗筷,却没有菜肴。张居正坐在桌旁,看着对面的徐渭和项高,脸色颇有些难看。

    “海大人,张大人!”徐渭笑着拱了拱手:“这长啸阁最出名的是鱼脍,而鱼脍最要紧的便是新鲜,所以都是等客人上了桌才上菜的,还请二位稍待!”

    “罢了!”张居正冷哼了一声:“鱼脍而已,吃不吃又有什么打紧的?徐相公,我们还是谈正事吧!”

    徐渭看了一旁海瑞一眼,笑道:“也好,那就先谈正事!徐某是个俗人,这些年都是和生意人打交道,礼法什么的都忘光了,待会若是说错了什么还请张大人莫要见怪!”

    “无妨!”海瑞接口道:“还是爽直些好,便如当初治水时一般便是!”

    “有海大人这句话徐某就放心了!”徐渭向一旁的项高点了点头,项高咳嗽了一声:“其实我方的要求很简单,第一、恢复那三十九名开革士子的功名;第二、处置当初诬告之人,反坐其罪,其他的事情我们也就不追究了!”

    “休想!”张居正冷哼了一声:“那三十九名士子的功名已经开革,若是就这么恢复了,那出尔反尔朝廷的威信何在?当初出告之人乃是本官的好友,岂有卖友求荣的道理?”

    “我方就两条要求,张大人连一条都不答应,那看来就没有什么好谈的啦?”徐渭摊开双手:“照我看挡路的不是朝廷的威信,而是张大人的颜面,既然张大人这么看重自家的颜面,那我等也只好等到张大人彻底没了脸再来谈啦?”

    。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