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D:\web\5jdu\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eb\5jdu\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第一百九十九章 油棕_丝路大亨免费阅读无弹窗_好看的穿越小说_五季度小说网

五季度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丝路大亨 > 第一百九十九章 油棕

第一百九十九章 油棕

 热门推荐:
    “真的?”李成英闻言大喜,他先前也曾经考虑过周可成的许诺,培育三种有用的植物看起来不难,实际上里面却颇有玄机。毕竟有用不有用不是自己说了算,哪怕自己培养出一百种来,对方要是说不合用,自己也没有办法,眼下对方自己已经应承了,哪怕是还有两种,也至少是开了个头。

    “大人一诺千金,自然是真的!”莫娜笑道,她从部下手中去过一只口袋递了过去:“种子都在里面,还有种植的注意事项,你拿好了!”

    李成英接过口袋,取出几粒种子来,却是一种橘红色的坚果,表面上有黑色的芽眼,看上去有些像是瓢虫,却是自己未曾见过的。

    “敢问一句,这是何物?”

    “油棕,可以用来榨油!”周可成笑道:“一个阿拉伯商人献上来的,原产于西南非洲,想不到运气这么好,竟然有人送上门来了!”

    “榨油?和大豆、芝麻一样吗?”李成英问道。

    “嗯,不过产量要高得多!”周可成笑道:“如果晒干了,大概能压榨出一半到三分之一左右的油脂来吧!”

    “三分之一?”李成英吓了一跳,他可不是那种不识稼穑的腐儒,园艺在古代本来就是农事的一部分。像油菜籽、大豆、芝麻等农作物的出油率古代都不过两成,而油棕号称“世界油王”,单位土地面积下出产的植物油脂举世无双。如果不是只能在热带多雨地区生长,只怕早就将许多其他油料农作物淘汰了。李成英咬了咬牙,决心无论如何也要为故乡索要一些种子来,毕竟这是关乎到国计民生的事情。

    “大人,小人有一个不情之请,若是培育成功的话,可否将这油棕种子赐予一二,也好造福小人故乡百姓!”说到这里,李成英双膝弯曲,跪拜了下去。

    “哼!”权恩幸冷笑了一声:“大殿,您就算答应了,榨出来油也落不到穷人口中来,反倒阻挡了我兰芳社油品的销路,还是莫要答应的好!”

    “你——!”李成英闻言大怒:“朝鲜是你的父母之邦,你居然这么说话!”

    “那又如何?”权恩幸反驳道:“若是这油棕传入朝鲜,老爷们肯定会把种粮食的地用来种油棕,然后榨油去换钱,种出来的粮食少了,挨饿的还不是我们这些贱民?”

    “罢了!”周可成制止住两人的争吵:“李先生,不是我不答应你,而是这油棕喜热喜湿,不要说是朝鲜,就算是大明,恐怕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种的活的。倒是南洋这一带气候炎热,又多雨,正适合种植油棕。你若是不信,你回去的时候我可以送你一些种子,你可以回去试种一下!”

    听周可成说油棕的习性,李成英有点失望,不过他还是像周可成拜了一拜:“不管如何,还是要多谢大人的慷慨大度!”

    “李先生不必多礼!”周可成笑着将其扶起:“你不忘乡梓故国,这也是好事。恩幸他与你不同,在朝鲜时吃了不少苦头,所以说话有些偏激,但也不是坏人。将来他见识的多了,自然不会像现在这样,你也莫要怪他!”

    “这个我明白!”李成英点了点头,他小心的将手中的种子倒回口袋,低声道:“大人请放心,小人一定会竭心尽力,将这油棕培育活!”

    “好!”周可成笑道:“虽然这油棕很难在朝鲜、大明等地种活,但只要能在南洋这边种活了,产出的油脂自然也能售卖到这些地方去。到时候朝鲜本地便可以多出不少土地用来种粮食,与朝鲜百姓也是有利的!”

    说完油棕的事情,周可成又闲聊了几句,便起身告辞。出了园圃不远,权恩幸突然跪在路旁,沉声道:“大殿,方才小人言语无状,还请责罚!”

    “你倒也知道自己是在胡言乱语呀!”周可成笑了笑:“你也是跟随我多年的老人了,应该知道轻重,为何今日却说出这些话来?”

    “是!”权恩幸磕了个头:“小人也知道有些话不该说,但事到临头,却又,却又忍不住,一股脑儿都说出来了!小人知道这犯了法度,任凭大殿处置,绝无半句怨言!”

    周可成看了看权恩幸,只见对方一副任凭打杀的样子,冷哼了一声:“起来说话吧,跪在地上像什么样子!”

    “是!”

    “我也知道你对那李成英有怨气!”周可成叹了口气:“不过你既然加入了兰芳社,很多事情的利害得失就得以兰芳社,而不是一己的得失来考虑。你要知道,造成你过去悲惨境地的不能简单的归罪与某一个,或者某几个两班老爷身上。”

    “那是什么?”权恩幸被周可成这番玄而又玄的话给弄糊涂了。

    “我问你,在大明有没有像你们朝鲜那样世世代代的贱民呢?是不是只有两班子弟才能参加科举呢?”

    “没有!”

    “那是不是因为大明的缙绅老爷们比你们朝鲜的两班老爷们心善一些,对下面的百姓更好一些呢?”周可成问道。

    “这个——”作为周可成卫队的一员,权恩幸的足迹几乎遍及整个东亚、眼界也开阔的很,他回忆了一下在大明的所见所闻,最后摇了摇头:“大明的百姓们的确过得比朝鲜好得多,不过这好像不是因为大明的缙绅老爷比我们朝鲜的两班老爷心善!”

    “不错!”周可成笑道:“其实大明也好,朝鲜也罢,乃至倭国、琉球、南洋、安南的老爷们都是一样的,他们都不会对百姓心善,因为若是心善的话他们就当不了老爷。但他们对百姓的做法却各有不同,其原因不是在老爷们身上,也不是在百姓身上,而是在他们周围的环境上。”

    。

    </br>

    </br>